同事陈老师是个完美主义者,凡事讲求“归一”,不整“归一”,雄起到底。川人川语里,“归一”意即完结,但又不是通常意味的结束,带点儿结局完美的意思。

某天有事,放学先走,看不到娃娃们做清洁了。临走,交代搭档陈老师一声:麻烦看到些娃娃们做清洁。陈老师站起来,笑着说:“放心放心!保准整归一了,你去忙你的。”第二天早上一进教室,果然“归一”,比我平时放学的教室清洁水准高多了:地面拖扫干净、桌椅列队整齐,讲桌上的学习资料乖咪咪地叠在一起,教室后的花草绿植拉手成排,黑板看不见一丝儿白印子。开心地回办公室感谢陈老师,陈老师摆摆手:“还说这些,莫客气。带到娃娃们做事情的嘛,还是要弄归一了,他们二回才晓得咋个整嘛!”从此,陈老师的“归一”水准就成了我们班的清洁标准。

陈老师是娃娃们的数学老师,爱岗敬业是出了名的。有一盘下课时间,无意间瞟到陈老师的数学书,数学书上贴满了便利贴,写写画画,字迹工整。问陈老师都是什么时候准备的,陈老师一边抓紧时间板书,一边说:“昨天晚上弄的,等自己娃娃睡了,再来弄这些娃娃的东西,要上新课的嘛,不讲清楚,不讲透,学不懂,咋个跟人家的爸爸妈妈交代哟。整归一,都两点过了。”“你一个人整嘛?喊到其他班的数学老师一起,要不然你好累哦!”不忍心陈老师太辛苦,我试着建议。“其他班的数学老师?孙老师呢,太年轻了,教材知识点把不准,何老呢,年龄大了,莫法熬夜了。还是我来,整归一了就对了,大家都可以用。”也难怪家长们娃娃们都喜欢亲近陈老师,陈老师的心都在他们身上的嘛!工作上,陈老师的“归一”可不仅仅是把事情做完,而是对学生成长的高度负责。

每天早上,办公室里陈老师第一个来,风雨无阻。等我们来的时候,办公室里的灯已经亮开了,水已经烧好了,窗子也打开了。我们夸他,他总是笑着摇头摆手:“老年人了,瞌睡少,起来得早,办公室归一了,大家上班也有个好心情的嘛!”陈老师哪里就老了,分明只是四十多岁的青壮年,做好事还要找借口。早起追求办公室的归一,平时呢?有一回,学校要检查教室迎新板报的布置,因为开学事情实在太多,我们几个班主任不约而同都忘记了。都下班了,不知谁突然想起来,在群里吼了一声,陈老师马上接话,“都不用管了,我来弄,整归一了拍照片给你们。”全年级六个班,陈老师一个班一个班地写:“欢迎宝贝们回家!”六张照片发完,陈老师在底下说:“看吧,都归一了,举手之劳,不用担心检查了!”我们纷纷给陈老师点赞道谢,照片里陈老师遒劲端庄的字迹太漂亮了,张张都好看,群里的语文老师们汗颜起来。

和陈老师共事搭档,于今已八年有余,越来越晓得,凡事交给陈老师,陈老师整“归一”了,那就是真的“千头万绪归一,杂七杂八归一”。

 

674bbaf5a656764eadd7d4be7f81b15

6729d2c5437340f7d6d17c03de8fb9b

5286222f7922e2c510afbf82afac580

——文中“归一”先生系我校小2017级5、6班数学老师陈大彬,大彬哥工作认真负责、教学精益求精、为人谦和平易、待人亲切友善,是学校公认年轻教师的“好大哥”,班科组合的“神队友”,学生心中的“好老师”!

撰稿:张悦悦

审稿:陈晓川

教师发展部


Copyright©2002-2019成都高新新源学校版权所有
发文 蜀ICP备16036345号-1 成都双扬科技有限责任公司